您的位置:首頁 > 社會 >

社會組織揭狗肉“黑色產業鏈”:基本靠偷搶

2015-06-09 21:53:26 來源:南方都市報

社會組織揭狗肉“黑色產業鏈”:基本靠偷搶

亞洲動物基金的調查報告截圖。

社會組織揭狗肉“黑色產業鏈”:基本靠偷搶

調查報告截圖。

社會組織揭狗肉“黑色產業鏈”:基本靠偷搶

調查報告截圖。

南都訊 今日(9日),非盈利組織亞洲動物基金(AAF)發布了一系列關于中國狗肉產業鏈的調查報告。調查報告認為,國內幾乎沒有任何大型肉狗養殖場,而所謂“專供食用”的“肉狗”,事實上是被盜搶和毒殺的家養動物和流浪動物。這條“黑色產業鏈”的每個環節,都充滿了“謊言和違法”。

“肉狗養殖場”難覓蹤影

AAF歷時4年的調查深入到中國狗肉產業鏈的每一個環節,共計走訪了超過110家狗肉零售商(活狗/狗肉鋪)、66家餐館和大排檔、21個農貿市場(肉菜市場)、12家犬只屠宰場、8家犬只繁育/養殖基地、8家狗肉食品公司、4個犬只囤積/中轉點、和3個大型活體動物批發交易市場。

這份系列調查共分為三大部分,分別關注中國食用狗肉產業鏈現狀、媒體報道統計和農村狗只生存及丟失現狀。調查的重要結論之一,就是中國尚沒有形成真正的“大規模肉狗養殖”,人們每年消耗的大量狗肉食品的來源和安全堪憂。

曾經有媒體估算,每年被食用的狗只達到1000萬只。但現實中,“肉狗養殖場”,遠非網絡上大量宣傳的那樣“繁榮”,難以滿足龐大的需求。AAF在調查中發現,即便是有養殖場,其狗只存欄量都非常小,并且自始至終都沒有看到所謂大規模(飼養100只以上的狗只)的“肉狗”養殖場。

農村犬只遭盜搶嚴重

調查稱,被送上餐桌的狗肉,事實上來源于為人們看家護院的犬只或是伴侶動物,發生在農村的盜搶情況之嚴重遠超乎人們的想象。

調查報告截圖。 2013年春,AAF在國內多個農村地區開展了《中國農村狗只生存及丟失現狀調查》。本次調查共回收了來自全國28個省、自治州及直轄市的771個村莊共1468份有效問卷。在被調查區域的農村養狗戶中,不以盈利為目的養狗的占99.6%。其中,以“養狗看家護院”為目的的占總數的93.6%,

調查發現,70%的村組有狗只丟失情況發生。高達75.9%的受訪者認為“狗只被盜用于食用”是農村狗只丟失的最主要原因。調查還發現,冬季狗只集中丟失比例最高,達到73.6%,而秋冬季節正是吃狗肉的主要季節。

而在農村犬只絕育率和狂犬疫苗注射率出現“雙低”。調查人員發現,六成受訪村組狗只疫苗注射比例低于10%。其中38.9%的村落犬只未注射過狂犬疫苗,村民的防疫意識薄弱。AAF認為,假如沒有任何免疫的犬只因被偷盜而送上餐桌,會造成狂犬病等人犬共患并的傳播風險。

調查報告截圖。這種擔憂也有一定的事實印證。2012年,調查人員曾進入四川省簡陽市的一個屠宰場地安放,發現這里的環境骯臟,犬只的品種不一,有些狗還帶著項圈,場不少狗呈現出明顯的病態。在售賣活體動物的江門市粑沖市場,調查員曾在2011年花錢買下一只待宰的黑色犬只,這只犬只隨后由專業獸醫照看并單獨隔離,沒有接觸其他感染源,但在隔離20天后卻出現了犬瘟病癥。調查人員認為,病毒此前一直在其身上潛伏著。而在對黑龍江牡丹江市轉盤道動物交易市場的暗訪中,調查人員跟蹤狗販記錄了“收狗-屠宰-送到餐館”的全過程,全程中未發現任何檢疫程序。

亞洲動物基金創始人暨行政總監謝羅便臣博士表示:“大量被食用的狗只來源不明,它們極大可能是來自被盜搶、毒殺的家養動物或者流浪動物。狗肉產業鏈上的每一個環節都充滿著謊言與違法。”

【對話】

“犬只來源不明,則談不上屠宰合法”

南都:AAF有“動物保護”的立場,此次調查是否受到了這一立場的影響?

IreneFeng(亞洲動物基金中國貓狗福利項目總監):我們認為,只有客觀看待事實才是真正解決問題的基礎。之前大部分人都是討論狗肉該不該吃這些表面上的問題,而對實際狗肉背后整個產業鏈的狀況了解和討論不足。這個產業鏈上的其他各個環節包括運輸交易、屠宰、消費終端等的實際情況如何,都需要深入了解。

因此我們報告上呈現的都是客觀發現的事實,其實大家都可以自己去做類似調查,我們相信也將會看到同樣的結果。

犬只大型養殖場成本高難以支撐

南都:為什么說大規模正規的“肉狗飼養”目前并不存在?

IreneFeng:我舉幾個比較大規模的養殖場的例子。一家位于山東省嘉祥縣的萬達養殖場是我們見到的規模較大的養殖場,我們在這里看到了二三十只成犬和上百只幼犬。其經營模式大概是“狗苗+散戶”,即養殖場將幼犬賣給到周邊農戶,由農戶散養,然后農戶可以選擇讓養殖場回購成犬或自己直接出售。其他養殖場也是類似的模式。但是養殖場的負責人均對具體的養殖戶信息閉口不談。在萬達養殖場周邊20多個村子中,我們也沒有見到一家養殖戶。

另一家比較有“名氣”的養殖場是江蘇沛縣樊噲狗肉場,這個狗肉場的負責人樊憲濤的兒子在2014年時介紹,散戶養殖的成本較低,因為“人吃啥狗吃啥”,且節省了人力和場地的成本,加上很多養殖戶不給狗打針。但是這一說法同樣沒有得到沛縣不同村落村民的認同。而且樊噲養殖場的工作人員也明確承認,大型養殖場以前有,但是現在沒了,因為狗越大病越多,成本太高,撐不下去。

貓狗的生理結構和脾性決定難以集中飼養

南都:是否存在肉狗養殖、宰殺合法化的可能,以達到“食品安全”的目標?

IreneFeng:貓狗的生理結構和脾性,使得它們難以被“人道”集中飼養和屠宰作為肉食。因此目前,被送上餐桌的貓狗大多來源不明。大量家養或流浪貓狗被非法偷盜、毒殺、搶奪,最終被殘忍宰殺,食用貓狗的黑色產業鏈由此產生。

大量貓狗是被偷盜的,所以免疫的問題無從談起。而其后續一系列的運輸、販賣、屠宰、消費其實都屬于銷贓、買贓的行為,都是非法的應該禁止的。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有關政府部門建立狗只屠宰檢疫規程,那將是把偷盜狗只的黑色產業鏈予以合法化,變相鼓勵了犯罪,包庇了違法行為,將是非常不妥當的做法。建立屠宰檢疫規程很可能成為了黑色產業鏈的幫兇。

南都:目前中國的動物保護行動需要如何進行?

IreneFeng:首先政府應該盡快出臺我國的《動物保護法》。現在,我們經常會遇到很多虐待動物的情況,我們只能通過從道德層面去譴責此類事件,這樣就造成大量同類事件的反復發生。

另一方面,現在越來越多的研究和一些案例證明虐待動物與其它暴力犯罪形式,如虐待兒童、弱勢人士之間存在某種內在的聯系。因此通過立法將虐待動物行為加以約束,并非僅僅是出于關愛動物方面的考慮,也是對社會穩定和諧,減少暴力犯罪的一個重要推動。

參與評論

500彩票网上购彩